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166二更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容度颇为不耐,他不怕项承来硬的,就怕项承来这套,不过,项承最好也做好事情不由他的准备!

容度收敛思绪,神色依旧恭敬:“伯父多虑了,我想心慈和我都不觉得有什么,是伯父太过看重了。”

项承端茶的手一僵,这还不严重什么才叫严重!但克制住了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你也别误会,不管最后结果如何,我只是将说在前面,以后容家但凡有用的着项家的地方,我项家义不容辞。”

容度不说话。

项承叹口气,知道对方不置可否,他项家再如何,也没到只手遮天的地步,可他没有看低容家,而是真心觉得亏欠,想要弥补:“我没有否定你对心慈的用心,也谢谢你说的承诺,更相信你的真心实意,但身为父亲,说来惭愧——我不相信我的女儿,不相信她值得你托付感情。”

容度瞬间看向他。

“你可能不知道,心慈这孩子……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曹氏,也不与弟弟妹妹亲近,她长的乖巧可爱,却对祖母敷衍了事。而我,不怕你笑话,虽然一直知道,却因为她无法出门,私心里觉得愧对与她,对她多有骄纵,我以为她只是有些任性,但昨天……”

容度有种不好的预感,项承说这么多,目的就是为了退婚,更诡异的是,他觉得这位曾经明动盛都的人能做到。

“我发现。”项承没脸说:“她死不认错,更不觉得愧对你,一次,你可以原谅她,但如果她有第二次呢?”项承看着容度的眼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osadfun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