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356一更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换做任何人,再怎么怪心素也不可能那么做,更何况他还是心素的亲哥哥。

项心锦停下手里的动作,心慈在玄简心里比心素重?!

一个一年见一次的妹妹比亲妹妹在他心里的位置还重?还有那套头面,还有百宝阁上的珊瑚扇,包括那套高氏大椅,都不是有钱能买到的。

心慈私下和项逐元有关系?

关系好到了什么程度?项逐元你退婚跟她有没有关系?不可能,不可能,关系好也许一定,但退婚应该不可能,项心慈怎么能干预他的婚事。

如果能呢?项心锦看着有些消瘦的妹妹,对自己亲妹妹尚且如此,谁敢说项七在玄简那里没有影响婚事的能力?

项心锦越想心里越寒,甚至一个荒谬又惊悚的可能冒出来时,她的手猛然一抖。

“姐,我头发。”

项心锦闻言努力扯出一抹笑:“看你心烦,逗逗你。”

项心素抗议:“我不心烦。”

项心锦维持不住表情的起身:“我有点事,回去看看。”

“我跟姐一起去。”

“不用,你自己玩,免得笨手笨脚的给我添乱。”

“姐——”

项心锦紧紧抓着小江的手,出了二妹的院落,险些没有栽地上:不可能,不可能。

小江急忙扶住小姐:“小姐,您怎么了,要不要请大夫?”

“不用,缓一缓就好。”说着坐到一旁的台阶上,才发现手掌发抖,站都站不起来。

怎么可能?他们两个怎么会有机会?可她发现或许谁也说不清可不可能,因为谁也没注意过项心慈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osadfun.org

(>人<;)